网站首页 包含标签 妖刀记2 的所有文章

  • 妖刀记二卷1八一上架网友热议武侠小说剧情

    以历史为背景,还是要尊重大致的史实,再说有的版本郭破虏只是隐世了。确实武侠小说不好写的。当年看天龙八部时,总觉得逍遥派的道家武学比少林的更上一层,因为小无相功可以将七十二绝技的效果使出来。降龙18掌的传承太多了,朱武连环庄的两位庄主还会降龙十八掌和一阳指呢,可威力的话,只能说他是在搞笑吧。降龙的设定几次大改,还是设定得比较矛盾,掌法是外功设定又靠内力来输出。独孤九剑是相对没那么倚仗内力而已吧。其它的武功如果没内力运转下根本不够看啊。独孤九剑那有个月经话题 破气势要内功高强才能用 令狐冲当年就用不好。破掌,破气他都用不好,因为江湖上能用掌就敢硬扛刀剑的,内力一定很强,光用剑式根本赢不了。华山派老说气功好 问题是令狐冲一出厂内力符合华山派大弟子身份 年轻一代里他气功算顶尖了 可是有什么用呢 打他的全是师叔辈的。谁都知道练九阴九阳配降龙十八掌能打出五绝水平 谁教你啊?太玄经好像只有侠客行出现了一下,后面的都没出现吧?打狗棒法是骗人功夫 降龙十八掌是实打实的 这不练不出亢龙有悔 才用打狗棒法骗人吗?太玄经就一场地武学就侠客岛那一届 石破天也不能把这武功传人 他自己都解释不明白呢 而且侠客行时代停靠后的 好像是明朝吧。一直都觉得太玄经其实不是成套武学 他是启发教育 每个看他的人都能结合自身领悟出一部分武学 所以没有领悟对错之分 龙木他们当年觉得对方错了 是因为两人武功不同理解也不同 水平不同方向也不同。...

    2022-07-28 妖刀贰 154
  • 妖刀相关剧本杀话题中默大透露下周交稿妖刀记二

    之前还听说有本《韝上鹰》剧本杀,能玩到了么?感觉质量会很高唉。东胜洲的第三部剧本杀《落溟波》,讲仲骧玉学生时代的鲲鹏学府故事,也已经在创作中。默大给《落溟波》写的设定非常精彩。其实剧本杀是在大陆发行的啊,普通盒装版剧本杀,任何人都能在网店买;限定版、独家本只有你开店才能买。看来得发展好友了,身边玩这个的还挺少的。盒装剧本杀是最便宜的 几百元就能买一套。限定本在一个城市只卖限量的3-15家店,每套售价都上千。除了我上述的价格和数量差异外,限定本一般认为文字体量更大,品质更好。默大表示:其实大家看了这麽多年的妖刀,有过半集数都是在两到三周内搞定的。我不是那种每天固定写多少字的类型。这周内应该就会交稿了,至多到下周。因为剧本杀的主管单位是文旅,而不是出版部门。妖刀主题的剧本杀也没有任何法律不允许的内容,风格上也不血腥恐怖。主要是心想怎么会那么快?大概说的是农历吧。网友表示:虽然是农历,但也很快了。发现那边综艺挺喜欢恶搞的,特别是恶搞中国有嘻哈。相关网友注意啦:划重点-默大透露下周交稿妖刀记二。...

    2022-06-28 妖刀贰 75
  • 妖刀记2引子穴狸闻斗将薜作衣

    江湖人不通文墨者众,张三王五之流多不胜数,便在东海武林之中,以行五闻名的没有一百怕也有几十,但联系到叶藏柯的身上,再把“坐拥弩机军器”这点考量进去,范围则一下子就缩小了许多。 雷景玄。赤炼堂十绝太保排行第五,“掌剑刀笔令,陷阵车马惊”中的“令”字代表之人,以“不昧其明,不隐其常”之名威慑赤炼堂水陆各码头的雷五爷。 即使应风色并不知晓,叶藏柯曾于峒州舒雁楼密会雷五,也不知道在盯梢马长声、乃至风花晚楼一事上五爷帮了大忙,但以他俩联手扳倒雷彪的交情,雷景玄现身于此,其实半点也不奇怪。龙方飓色缓缓举手。阶台上,身形微佝的黑衣人似觉百无聊赖,一抬下巴,示意开口。 “……尊驾意欲何为?” “我方才不是说了么?”五爷翻起白眼。“让你们滚蛋。你要滚得比弩箭慢,我也不介意全射死了干脆。” “在下龙方飓色,乃奇宫飞雨峰一系。”他解下鬼角半面,随手弃之于地。数月不见,那张圆滚滚肉呼呼、富贵员外也似的胖脸全变了样,五官依稀还是过往的龙大方,棱角分明的轮廓更添几分剽悍,整个人犹如一柄脱鞘之刀,分外慑人。“奉大长老之命,从妖女手中营救敝宫韩宫主。贵我同属七大派,数百年来同气连枝,雷五爷路见不平不明所以,这才误杀了本山弟子。小小误会,料想大长老不见怪。” 储之沁美眸圆瞠,娇叱道:“你说谁是妖女?” 高瘦颀长的黑衣人哦的一声,像是来了兴致。“绑你们到独无年跟前,你猜他认不认?”龙方飓色从容道:“宫主若能脱险,奇宫上下对五爷只有感激而已。” 应风色既能猜出雷景玄的身份,龙方自然也办得到,此一节可说毫不意外,关键在于雷五爷的立场。 “你们进庵里来。”黑衣人懒惫的视线环扫现场,与众姝一一对眼,最末几句却是对着龙方飓色说。“我只管小叶的事,其他一概不理。他的朋友,今夜你动不了。” “都按五爷吩咐。”龙方意外地干脆,足见对弩机的忌惮,回顾左右:“将宫主和副台丞移至安全处,别干多余的事。”几人依言而行。莫婷受制于铓血矿毒,服下宁心丸虽稍解痛苦,毕竟没恢复到能动手的程度,咬牙欲起,小手却被应风色按住,冲她摇头。 “……他不会对韩雪色出手。”他压低嗓音。“照顾你娘,我会设法逃出。”莫婷玲珑心窍,瞬间会过意来。龙方不知夺舍之事,“韩雪色”的身份实是应郎的最佳掩护。况且殊色还在龙庭山,有他照应,应风色出不了乱子。若过于激烈地抵抗,让龙方起了疑心,反而不妙;银牙一咬,任两名九渊使者拉走爱郎,淡然道: “他心脉受创,不宜车马劳顿,最好寻一静谧处休养。记着延请高明大夫,莫教我的病人死于庸医之手。”龙方飓色道:“还是莫大夫愿走一趟龙庭山,省了我寻访名医的工夫?”莫婷抑着冲口答应的焦躁,不露一丝动摇,敛眸哼道:“你没见我娘伤势沉重么?你不肯将病人留下,后果自负,与我何干?”语罢颤巍巍起身,走到母亲身畔,再不回头,短短几步路似有千钧之重,差点将樱唇咬出血来。 怜清浅扶梁燕贞往庵里去,梁燕贞十年来心心念念,就是将阿雪救出龙庭山,岂肯失之交臂?奋力挣扎:“把人给我留下!你要带他走,先将我杀了!阿雪……阿雪!放开我!”怜清浅好言相劝,她总不肯依。...

    2022-06-19 妖刀贰 167
  • 妖刀记2前传鱼龙舞完结篇极杀无虐

    眼看杜妆怜一路退后,即将以背门迎向一众九渊使,蓦地银发一荡,也没看清她是怎生腾挪的,刺目的红裳已转至为首的九渊使者背后,从那人胁腋边上穿出一剑,“噗!”刺入他身畔另一名使者的咽喉。 言满霜亟欲追击,无奈枪走一线,绕不过挡路之人,怒叱:“……闪开!”硬生生将那人横击挑开,赫见他身后已有四五人倒地,连一记兵刃交击的铿响也没听见,敢情杜妆怜取命是不用第二剑的。 失算的不只有运古色,满霜也是。 过往两场惨烈屠杀重又涌上心头,耳畔仿佛回荡着邬昙仙乡的庄人,以及水月门下的惨呼悲号,举目一片赤红、仿佛被血泼了满眼,难以形容的惊恐骇异,如毒蛇般紧缚着女郎,令她突然失去战意。长久以来她避居此地,不是没有原因的。尽管言满霜决计不会承认,但就连以“三绝”惟明之名沿着断肠湖踢馆、名震两湖南北岸时,她也没有直薄水月停轩的勇气,杜妆怜与其说是仇人,更像某种心魔,将不曾衰老的女郎禁锢在童年目击的血案现场,无论身或心都无法逃离。 铿啷一声大枪坠地,言满霜如梦初醒,慌忙弯腰捡拾,抬头赫见十五名奇宫的九渊使者只余一人站立,单手摀喉,口中发出可怕的格格声响,颤着手扯落鬼角半面,双目暴凸,神情与其说是痛苦,更多的是难以置信,颤巍巍地转头像找什么似的,谁知脖颈微侧,便即软软瘫倒,再也不动。一地死人,血味却未如想像中那般腥浓冲天,视界里能看清的几名死者全是咽喉中剑,伤处不怎么汩血,是被剑尖恰到好处地扎凹喉管,气绝而亡。这力道若施于他处,怕连玉麦棒子都掰不断,但杜妆怜取命只需这样,逾此即奢。 她……她的杀人技艺,又更精进了。言满霜樱唇微歙,却无法发出声音,然而场中的杀戮还未歇止。 杜妆怜像停不下来似的,信手将抱着鹿韭丹之尸的胡媚世刺于剑下,连近在咫尺的怜清浅都来不及出手。肌肤到在月光下微透幽蓝的女阴人柳眉一轩,清叱道:“你做什么!”双掌翩联,使的正是骧公绝学《鹜下惊涛手》,蝴蝶般的玉手残影在月下回映着淡淡的银辉,不知在何时已戴上了银丝手套一类,显然怜姑娘也发现形势不对,暗中预作提防,料不到杜妆怜比她所想疯得更厉害,不问因由、不分敌我,说杀便杀。鹜下惊涛手一出,势如狂风卷浪,怜清浅戴了银丝手套的一双玉手无惧刀剑,直欲抢入杜妆怜怀中。银发女郎螓首微仰,素履倒退,蜂腰左拧右绞宛若牛筋索,已无法以“弹性绝佳”四字形容,简直就像一柄旋搅的百炼缅剑,沃乳抛甩更甚,时而昂挺如笋,时而摊坠似椒实;就在这看似应接无暇的退势间,蓦地一道匹练银光自袍影间穿出,不偏不倚正中怜清浅咽喉,仿佛是她认准了自撞上来也似,之快之绝,竟是无人可救。 “怜……怜姑娘!” 梁燕贞眦目欲裂,尚不及起身,彤艳艳的血袍银丝已入眼帘,一点奇寒抵喉而至,迫得她寒毛直竖,难以言喻的绝望之感窜上脑门!...

    2022-06-19 妖刀贰 82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微信号:

工作日:9:00-23:00,节假日休息

扫码关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