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终于明白“城主的女儿”是难以跨越的鸿沟

    和舒意浓的攀比较劲却不是这样。阙芙蓉打小就没当舒意浓是对手:她大舒意浓三岁,有甚好比的?论武功论样貌,论伶牙俐齿、讨人喜欢,谁无聊到同个小女孩比较?况且她还笨。要不是会投胎,有个城主爹爹,在阙芙蓉眼中舒意浓简直一无是处,和她那个病猫哥哥半斤八两,都是废物。 “长大”在阙芙蓉看来,就是一夕间风云变色。 她终于明白“城主的女儿”是难以跨越的鸿沟,无论舒意浓有多不如她,注定要踩在她头上,这点不管她怎么努力,都无法改变。更糟的是:舒意浓想变漂亮,就成了当代的“北域四绝色”、“渔阳第一美人”,是每个男人垂涎的“妾颜”;想要有好武功,突然便成为能一剑挑了烟山十鼍龙、挫败“不着天”宇文相日的渔阳新生代高手…… 而这一切,都远不如“舒意浓成为城主”令人愤怒。 就算她爹是城主,舒家的女儿也只有烂死在回雪峰尼姑庵的路可走——这是注定的事,几百年来都不曾改变,凭什么她舒意浓可以逃过?就因为她死了爹又死了娘么?可恶……简直可恶透顶! 想像父亲在水精穹顶下向舒意浓俯首跪拜,阙芙蓉便恶心得想吐,深究下去,或许就是父女渐渐疏远,乃至离心的关键。 她心目中无所不能的爹爹,其实只是那臭丫头的奴仆贱役,鞍前马后曲意侍奉,言必称忠义,鹌鹑似的陪小心,连带使自己矮了舒意浓一头。这全是爹的错。 她爹明明有能力翻转形势,根本毋须下人。 若无阙家撑持,姚雨霏能捱到马上疯死在男人身上?钟阜这厢人人都说,二爷才是天霄城正主儿,是撑天的顶梁柱。 玄圃山的破落户早该绝门,全靠阙氏捐输续命,吃酒叶山庄的、喝酒叶山庄的,连遐天谷都是她二哥在照管,还有脸以主上自居? 高堡行云、明霞落鹜都是主子不肖,退位让贤给家臣的例子。玄圃舒氏连个男丁都没有,若非爹爹惯着,她舒意浓能有今天? 这都是自己贱。阙芙蓉心想,...

    2023-10-02 奇锋录 1059
  • 奇锋录卷四玉冷锋残下载附阙家家传乾坤双剑

    阙家家传的乾坤双剑虽以“剑”为名,其实是对长短匕,由长约45公分的干剑(短剑),和另一柄约30公分的坤剑(长匕)所组成,匕末以细炼相连,匕首的握柄中置有巧妙的收卷机簧,可将全长近丈的细铁链收至三尺之内,全展时双匕可作投掷之用。 《浮叶飞剑》融合了远距离的飞刀、流星,一般距离的长短剑技,以及近身肉搏的匕首格斗术,打着打着会突然把剑射出去,或以细炼旋飞两端的长短匕伤敌,或欺进对手臂围间粘缠短打,刁钻难测。阙氏先祖曾恃以扬名北域,然而繁复多变的运用法门难学难精,没落似乎也不奇怪。 卷四第廿五折 君与妾有 鹤立先途 世居玄圃山脚的牧民们最重忠义。 何谓忠义?像阙家大郎这样的,就叫忠义!哪还需要多说什么? 阙鹰风被外公王赦养大,手把手地带他从磨斧打杂的见习干起,没人比阙家大郎更了解刀斧值是干什么的、责任何其重大,又该为了什么而死。 王赦一介牧民出身,当了大半辈子的刀斧值副统领,没有家世升不上去,但实质上就是刀斧值的头儿,直到最后一刻才倒向舒焕景阵营,是少主夺权成功的关键之一。可王赦不肯居功,依然干他的副统领,拒绝赏赐升迁,把话说死了,不惜开罪新主;要不是女婿极受舒焕景倚重,说不定真会因此获罪。 阙入松没发达前就娶了他的爱女,对这个岳父异常敬畏。 阙鹰风按其母王氏的意思,原本是希望抱给娘家继承姓氏的,想到父亲奋斗大半生,好不容易有了身份地位,不愿家业断在这里,才有此念想,夫婿也不反对。 王赦知道后,把女儿叫回来痛骂一顿,说夺人之子最是不义,亏你还是他妈! 王氏是独生女,从小到大不曾被父亲责骂,吓得说不出话来,连陪同的女婿阙入松都站在旁边不敢说话,眼睁睁看老婆跪着给骂了大半个时辰,王赦这才气消,转头同他躬身致歉,说女儿虽然出阁了,但这确实就是我没教好,我心里没有一丁半点的念头,女婿别多心。 卷四下载地址:http://www.zxanb.com/yaodao/1359.html...

    2023-10-02 奇锋录 2134
  • 奇锋录第四卷剧透二已出可能即将国庆发出

    【奇锋录第四卷 剧透二】 青年腰部以下彷佛空空如也,感觉不到臀腿的存在。血骷髅雪白的长腿死死箝住腰,于急旋间一拧——这是陆明矶最后的印象——他不惯自欺,无论从何种角度推想,都只能得到“腰脊已断”的结论。 残废固然可怕,得名师青睐、获传绝世神功,勤修二十余载,于无数死斗中以命淬炼,使之名动渔阳的一身武艺,就这么付诸东流,毋宁更令人扼腕。他并非寻常武者,而是“渔阳武林第一人”的衣钵传人,是师父殷切的盼望,连带使这份扼腕,也变得非比寻常起来。 “在你身上,有我的‘道’。”天痴上人说:“有朝一日,张冲、诸葛匹夫,和那最没出息的石老么,会明白我是对的,我才是最有资格的那个人。你就是我的答案,你要证明这件事。” 这是师父对他说过最有感情的话语,那股难以遏抑的热切与骄傲令青年动容。 ——如今,什么都没了。 想着想着,陆明矶眼鼻骤酸,无尽的悔恨一点、一点地啃噬着新残者,他张嘴却嘶嚎不出,痛苦颤抖着,任由涕泪爬满了脏污的脸庞。 “咿呀”一声铁门推开,炬芒间滑入一抹长长的斜影,陆明矶忍痛扭头,见来的既不是血骷髅,也非方骸血,及腰的浓发未簪未束,身上布匹层层迭迭,如披几件大氅,逆光的脸看不清五官,却像涂了垩粉般白得吓人,移动时不闻跫音,只发出氅角“唰——”滑过地面的细响,简直比幽魂还像鬼怪。 “……你也有今天哪,陆明矶。”...

    2023-09-30 奇锋录 1027
  • 奇锋录卷四已开放充值预计10月发放

    各位书友们晚上好 《奇锋录》卷四已开放充值啰!为避免之前充值塞车情况,这次一样会建议书友们提早充值唷!若不知如何充值的书友,请再回信告知说要拿取充值方法。 有任何问题,欢迎来信询问,祝各位书友们中秋佳节愉快,谢谢。 ※请注意 1.此为群发通知,已充值过者可不须理会。 2.若是使用PayPal或FansOne充值的书友,请在充值后截图充值画面回信告知,有收到我的回信回覆才算充值成功。 3.卷四预计10月发放,冲刺一达标後就会提前放书,请记得将我们的Mail设为联络人之一,以免书发放後信件被丢置垃圾箱,没第一时间阅读到会很可惜喔! 4.无事先指定档案版本者,档案将会以简体epub版本发放,若要更改(比如简体换繁体;epub改mobi),请于正文发布前告知,档案发送后才告知要更换者,须多支付一卷的费用。 5.《奇锋录》卷四 此次一样有搭配一期福利,充值两本以上者一样能获得,但因为福利也是默大额外花时间写,发布的时间会比较晚,所以请在充值前就要考虑清楚要不要拿,不接受充值後又反悔要求退费的状况喔!...

    2023-09-27 奇锋录 709
  • 奇锋录第三卷随风化境已出下载地址

    他必是在初见宝箱那会儿,便猜到个中因由……我怎会到现在才发现呢? 舒意浓忍着懊恼,轻轻摩挲着乌光润泽的玄铁箱。 ——“精致”是她对此物的第一印象,可惜不够精准,以致错失了重点。 “尺寸”才是这只箱子巧致的外表下,所隐藏的最大秘密。 身为练剑之人,舒意浓从小到大用的都是量身订制的剑器,从练习用的木剑、未开锋或只开三成锋的对打剑,一直到她人生中的第一柄实剑,尽皆如此。 即使是母亲的傀儡娃娃,天霄城的二小姐毕竟是千金之躯,岂可与城中的弟子共用俗铁? 听话的舒意浓要到十二岁上,才有机会摘下兄长房内的乌鞘剑,亲手掂一掂份量,彼时内功已有根基的小小少女并不觉如何沉重,毕竟她来红后发育飞快,身量已然追上小姑姑;即使如此,仍诧于剑的握感、短长,与她的惯用物有着微妙的差异。 在这以男子为尊的武道,弓刀、鞍具、木人桩乃至对手等,无不提醒着女郎,她的存在是何等的格格不入。母亲无法为她订制一切,最终舒意浓仍是习惯了“什么都比称手的稍大些”,渐渐不以为意。 这玄铁箱却非如此。 打从一开始,它便是为女人——或说由女人——所设计,无论尺寸长短、锁头大小,都较常制更为纤细,这份巧致中藏着难以言喻的违和,才教耿照一眼便窥出端倪,从而怀疑起传落铁箱的骧公... 卷三下载地址:http://www.zxanb.com/yaodao/1337.html...

    2023-07-05 奇锋录 5035
  • 奇锋录卷三随风化境目录已出预定七月中旬前发出

    《奇锋录》卷三 随风化境预定七月中旬前发出 回目预告 第十七折 燕几何藏,遥弃太阿 第十八折 苹羞可荐,汗赩娇娥 第十九折 鹤巢松边,信道存者 第二十折 赤子握固,血染丹珠 第廿一折 参覃鬼面,门雪人无 第廿二折 损则有孚,素丝易污 第廿三折 佛现娑河,千灯尽处 第廿四折 痴人醉真,此心永固 预购已经开放 调教AI根据目录续写小说: 第十七折 燕几何藏,遥弃太阿 燕几何藏,是一位修行武艺的年轻人,他精通剑术,飞檐走壁,被誉为武林中的奇才。然而,他却隐藏了一个不为人知的身世之谜。他的父母早年因为一场意外而失踪,留下他孤苦无依。燕几何藏一直在努力寻找父母的下落,希望解开这个谜团。 在他修行的过程中,燕几何藏结识了一个神秘的老人,他自称为太阿。太阿是一位武功高强的前辈,他对燕几何藏的天赋赞赏有加,并决定传授他更高深的武功。燕几何藏感激不尽,立志要成为一代宗师,为父母报仇雪恨。 第十八折 苹羞可荐,汗赩娇娥 燕几何藏在太阿的指导下,武功日渐精进,他的剑术越发犀利,身法更是灵动无比。然而,他的心中却始终存在着对父母的思念和对身世之谜的渴望。他决定离开太阿,独自踏上寻找父母的征途。 在他的旅途中,燕几何藏遇到了一个美丽而神秘的女子,她名叫苹羞。苹羞是一位身怀绝世武功的女剑客,她的剑法威猛凌厉,令人望而生畏。然而,她内心却隐藏着无尽的悲伤和孤独。燕几何藏被苹羞的美丽和剑术所吸引,决定与她结伴而行。 第十九折 鹤巢松边,信道存者 燕几何藏和苹羞一起踏上了寻找父母下落的旅程,他们来到了一个风景如画的山谷。谷中有一座古老的庙宇,传说中是一位道士居住的地方。他们决定前往寻求道士的指引。 当他们来到庙宇时,却发现庙宇已经被一群邪恶的武林人士占据。这群人为了追求武功的突破,不择手段,他们残忍地欺压百姓,破坏自然之美。燕几何藏和苹羞决定与他们战斗到底,保卫这片纯净的土地。 经过一场激烈的战斗,燕几何藏和苹羞成功击败了邪恶的武林人士,拯救了庙宇和百姓。他们得到了道士的指引,得知父母的下落藏匿在一个遥远的地方。 第二十折 赤子握固,血染丹珠 燕几何藏和苹羞踏上了寻找父母的旅程,他们来到了一座古老的山洞。山洞深处传来阵阵佛音,令人感到肃然起敬。他们沿着佛音的引导,来到了一个神秘的佛塔前。 佛塔上方悬挂着一串红色的珠子,这些珠子闪烁着诡异的光芒。燕几何藏和苹羞感到一股强烈的吸引力,他们伸手触摸珠子,顿时感到一股热血沸腾,身体内的武力瞬间得到了极大的提升。 他们明白,这些珠子是父母留下的宝物,是为了保护他们,让他们更加强大。燕几何藏和苹羞决定将这些珠子握在手中,永远不放弃。 第廿一折 参覃鬼面,门雪人无 燕几何藏和苹羞继续前行,他们来到了一座神秘的山门前。山门上刻着两个古老的字:参覃。他们推开山门,眼前景象让他们震惊不已。 山门后是一片荒芜的世界,无尽的白雪覆盖着大地。这里没有生命的迹象,只有一座座鬼面石像静静地立在雪地中。燕几何藏和苹羞不知所措,他们不禁思考这个世界的真相。 突然,一位身穿白衣的老者出现在他们面前。老者自称为参覃,他告诉燕几何藏和苹羞,这个世界是一个幻境,只有通过心灵的觉醒才能逃离。燕几何藏和苹羞决定接受参覃的指导,寻找通往真实世界的出口。...

    2023-07-03 奇锋录 1241
  • 期待奇锋录第三卷放出剧透三关键角色舒子衿

    此际舒意浓正朝洞窟走来,要去拿衣裳也来不及了,以这副云收雨散般的狼藉模样与宝贝侄女的“朋友”同处暗室,那是跳进潭子里也洗不清。女郎急如热锅上的蚂蚁,忽听少年道:“小姑姑勿忧,我有个法子。”语声未落,人已欺上前来。      舒子衿以为他要夺剑,皓腕一抖,明明剑身只抬高寸许,却将耿照的进路悉数封死,无论从哪个角度把手伸向剑柄,都像拿手指来撞剑刃,非给削下几截不可。      蓦地耿照身子一矮,大半个脑袋凭空自女郎的视界中消失,却是一左一右抄起她那两只浸了水的袍袖,左圈右绕,如绑绳裹粽。      任凭小姑姑的剑法再高,也没想过世上居然有这种打法,“哐当”一声长剑坠地,在他怀里给搂了个严实,薄薄的背脊贴上他强壮的胸膛,两条铸铁般的臂膀由後往前,紧紧将她箍住。      舒子衿的拳脚造诣极是一般,也可能罕与人贴身肉搏,连寻常的下盘招式也使不出,两条玉腿乱踢,哪有半点儿剑豪的架式?比惊慌失措的普通女子还不如,尖叫道:“你做什麽?放……放开我!”      这麽个纤瘦单薄的人儿,臀股却是又绵又腴,极是有肉,一阵乱拱弄得男儿心旌动摇,难以集中。舒子衿正拼命挣扎,臀沟里忽卡进一物,异常粗硬滚烫,炙得浸湿的裙底都烘热起来,女郎娇躯一僵,浑身绷紧,颤声道:“不要!放……放开我……放开我……”竟隐带哭音。      耿照收拾心神,潜运内力,一边和声安慰道:“别担心,一会儿就好了。...

    2023-05-22 奇锋录 2725
  • 奇锋录卷三即将于五月发出敬请期待默大发力

    默大说了五月还有一本,不是福利是第三卷 ,默大已经写了小部分。写完第三卷再赶福利,因为卷二还只是高潮开始。所以接下来写会更顺利。一起期待吧。 墨柳先生却大摇其头。“骧公未曾娶妻。就算有,骧公之妻又如何能恩泽渔阳全境?况且弟子对师母有此居心,天地不容,哪是胡闹二字能够善了!少主把遐天公当成什么人了?她绝不能是骧公的妻妾。” 舒意浓想想也对,莹白的贝齿咬着水润润的丰盈唇瓣,瞧着有些沮丧。 她在不知不觉间代入了少年和自己,要是连名垂千古的成骧公也娶了位姐姐,谁敢说她与阿根弟弟的结合,不会是另一段武林佳话? 至于觊觎师母的遐天公,在她心目中已是不折不扣的绣本小说反派,这种专门搞事的疯逼连当男二都不配,在大结局前肯定是要给姐死的,谁管他是不是祖先! 墨柳先生毫不留情地推翻了这套剧本,不免令她感到失望。 “姐姐之说,也只这一条不符。略改个方向,或许就对了。” 谁知耿照却未全盘否定,接过墨柳先生的话头,淡淡一笑: “假若,她就是成骧公本人呢?” ...

    2023-04-29 奇锋录 3131
  • 奇锋录第二卷已出,请前往下载epub简体

    奇锋录原妖刀记二卷二如梦飞还已出。 下载地址: http://www.idmcinc.com/amiba/1455.html 她原以为少年会摸摸鼻子苦笑着说“不必了”,虽说梅玉璁有失厚道,毕竟逝者已矣,难不成要为此向正牌的“麟童”梅少崑,乃至双燕连城讨公道么?谁知耿照却点点头道:“有劳宗主。此事须得速办,我想知道这位梅掌门的一切,无分钜细。”简单说了夜韶庄与梅韶月父子之事。 舒意浓听耿照二度喊她“宗主”,蓦地会意:“这位美妇人……便是当今五帝窟之主!”想起美妇自称“漱玉节”,暗自牢记。今夜若能平安脱身,光凭对七玄盟的情报勘误便是大功一件,也益发突显出眼前形势之凶险,贼酋不惜孤身犯险引她来此,岂能由她从容离去? 赵阿根……不,是耿照。她在心中纠正自己,伴随腿心里一阵渗了盐卤似的鲜烈刺痛,舒意浓必须捏紧拳头才能抑住娇躯发颤。她没有在险境中示弱的本钱。 不知何时沁出的香汗,顺着腰腹下腴润的丫字淌至蜜穴,渗进刚又裂口的破瓜伤处,提醒着女郎耿照对她做了什么事。荒谬的是:舒意浓得忘掉当中甜蜜的、令她深深眷恋又无可自拔的部分——那几乎是绝大部分——才能坚定心志,相信眼前少年是邪恶的、于她有害的,无法逃离此地的下场绝对是极其悲惨;相较之下,一死了之可能是更轻松的选择。 她紧咬着唇珠定了定神。“你倔强的表情更让人心疼”,小姑姑总这么说。她从没像此刻这般,由衷希望她是对的。 “你想怎么样?” “这句话原该由我来问,少城主。”耿照把手一摆,淡然说道。“七玄盟是外人,与渔阳武林无半点瓜葛,是你等冒本盟之名头,在此杀人越货,却将脏水往七玄盟头上泼,才有今夜之会。 “以我在浮鼎山庄及天霄城所见,我以为此事少城主并非主谋,而背后主使之人图谋甚大,一旦得遂,天霄城未必能自外于祸端,遑论分霑雨露。少城主该要认真自问:你究竟想怎样?” “喂喂,小和尚!你该不会是想放过她罢?”发话之人,自是媚儿。 她一见这长腿婊子望向小和尚的眼神,心里便一阵哆嗦,那是本能生出的危机之感。俗话说“女追男,隔层纱”,长腿婊子的桃花脸蛋不在慕容柔的漂亮老婆之下,奶子不逊大奶妖妇不说,讲话还奶声奶气,完全是为勾走男人魂魄而生的贱货样。小和尚好色如命,见一个爱一个,说不动心那才有鬼了! “呃,不是……我不是那个意思……”耿照陡被她气势汹汹地一问,原本清晰的思路顿时打结,急得双手乱摇,满头大汗,更显心虚。 媚儿本只想敲打他一下,见状突然会过意来,叉腰大声道:“好啊,你睡过她了是不是?”潜行都里“咦”的一片,很难区分是鄙夷或敬佩,也可能是仰慕盟主的少女们闻言心碎,感觉不能再爱了。...

    2023-04-28 奇锋录 5458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微信号:

工作日:9:00-23:00,节假日休息

扫码关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