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包含标签 妖刀记 的所有文章

  • 妖刀记第二部第一集已出可下载epub版

    妖刀二第一集已出,提供epub下载地址:http://www.floweye.com/xiaoshuo/1300.html目 录【第一折 夤夜惶竞,燔火朱明】【第二折 岂曰无衣,与子偕行】【第三折 故垒依稀,联剑余情】【第四折 铁手铣兵,安知不名】【第五折 如应此誓,勿弃先茔】【第六折 今宵云尔,戴月披星】【第七折 髑髅朽木,心作珠凝】【第八折 枉缔鸳盟,玉户绝颈】下面是剧透内容:秋霜洁和绣娘才一醒,舒意浓便想将她二人隔开问话,美其名曰厘清当夜七玄入侵一事,真正的目的,自是为了套问秋拭水藏宝处。秋霜洁给喂了小半盅浓浓的人蔘鸡汤,苏醒后便一直粘着绣娘,说什么也不肯放。舒意浓好话说尽,没想真用强,忍着双姝身上熏人的不洁异味,俯低伸手,欲抚臂作亲昵状,谁知秋霜洁竟放声尖叫起来,在场众人都傻了。她尖叫的样子十分怕人:撮拳撮得细白的手背上绷出青络,张嘴眦目,彷佛要将眼珠子挤出眶来;胀红的雪颈两侧迸出大股青筋,肌束团鼓,头口前倾,模样像极了某种化人未成的非人之物,随时都会失去人形,从那破脑刺耳的尖啸中挣出什么可怕的物事。“秋家有个绝色女儿”一说,在南方不知如何,但在渔阳一带倒是颇为人知。浮鼎山庄所在的阜阳,与渔阳三郡仅一水之隔,声息互通,秋霜洁的艳名传入渔阳,其实半点也不奇怪。坦白说经过数日折腾,尽管面发垢腻,衣裳飘出异味,仍能看出秋霜洁是天生的美人胚子,明眸皓齿、隆准尖颔,精致得活像搪瓷娃娃;尤其发育得异常丰熟的硕乳蜂腰,完全不像十三四岁的模样,稍加梳理,绝对是颠倒众生的尤物,舒意浓总算能稍稍理解旁人看待自己的感觉。但这声嘶力竭的尖叫法实在太过怪异,恁是何等美人使来,怕都没眼看。她若发疯似的挥动手脚倒还罢了,浑身僵直、使尽气力尖叫,宛若张嘴石雕的奇特姿态,反教舒意浓一时慌了手脚,回顾左右,乐鸣锋等也不知如何是好。蓦地一道人影闪进屋里,舒意浓已是全场最快反应过来的人,不假思索本能一捞,影风却自藕臂下掠过,来人轻轻一掌斩在秋霜洁颈后,顺势接住倒落的少女,响震房顶的厉叫为之一静,众人这才回过神。...

    2022-08-01 妖刀贰 1371
  • 妖刀记贰第一卷已交稿7月肯定能够上架

    《妖刀记贰》第一卷,默大已经完成大半,7月肯定能够上架。现放出本卷封面,图中美女为第二部中的重要角色——新北域四美之一,“凤愁公子” 渔阳天霄城首脑 ,舒意浓。大炮这最终战的算计其实已经很可以了,把自己能调用的资源基本都用上了。土狼有点儿憨,相比之下大炮还是很会利用自己的资源的。没有凛的小算计,土狼基本券是bd,有网友问第一本有舒意浓的肉戏么?第一本应该没有吧,上来就肉不好吧,也太快了。至少也得等默大把舒这个角色铺垫起来,应该要搞点剧情推进,人物丰满了才好推。于是很多网友开始回忆起妖刀记一的内容。比如丹书不知道推了杜而杜知道丹书推了她,大炮和染二听产娘讲故事。所以杜最美好的时候已经被丹书推了。魏无音死之前说他十年没见过老杜了。很多网友挺喜欢梁这种傲娇女人设的。不过我感觉梁或多或少还是有些没脑子,你可以趁着妖刀2没出,赶紧把之前的补一补。虽然鱼中梁没太强的主见,没突出的个性,就差不多是怜姑娘的宠物这个设定了,结局至少在应得心中还算是不错了。...

    2022-06-29 妖刀贰 94
  • 妖刀记第二部前传连环可碎言笑自移

    一夺之下纹丝未动,杜妆怜霍然转身扬手,由下而上的剑光乍起倏落,与她身后黑暗中、由上而下挥落的刀光几乎重叠,某种极度压缩后又猛然爆开的锐响令人浑身一震,无法分辨是金铁交鸣、破空声,抑或单纯的风压而已。 银发女郎退了一步,几点温黏溅上应风色的脸,鲜烈的血味透着难以言喻的生猛气息,伴随若有若无、间隔无序的滴答轻响。他好半天才会过意来,那是自杜妆怜垂落的大袖下所坠落的血珠。 夜幕中传来怪异的嘶嘶声。 佝偻的矮小身形捂着脖颈,摇晃着走到月光下。严人畏睁大黄浊的眼瞳,喉中发出骇人的荷荷怪响,指缝间依稀可见被斜斜切开的喉管;左袖管滑落肘间,露出渗着乌青血渍的前臂,一道明显的剑创周围爬满青色蛛纹,与莫执一断腕附近的毒症相类。“任伯……任伯!”阿妍凄厉的哭喊响彻夜空,急奔的少女却被半路上的储之沁抱住,以免她枉死于银发女郎之手。严人畏直到没了声息,依旧直挺挺地摀喉而立,暴凸的双眼之中满是愤懑与不甘。 杜妆怜身子微晃,信手点了左半边几处大穴,撕下袍袖咬住一端,胡乱裹伤,回顾怜清浅道:“我求的也不是胜负,而是对手之死。可惜你失算了。”怜清浅垂落眼帘:“天意如此,也没甚可惜的。是你赢了。”余光瞥向应风色处,虽带清雅微笑,在应风色看来却殊无笑意,只觉背脊生寒。他突然明白过来。 是我。是我破坏了她的计划。 严人畏在逼退杜妆怜前,左臂即遭铓血剑划伤,沥血石的矿物毒质入体,那份疼痛适足以剥夺战斗力,用内力也难压抑;严人畏犹能说话站立,不露痛色,除深厚的修为,恐怕还是仰仗了顽强的意志力更多。 怜清浅将一切都看在眼里,判断严人畏仅余一击之力,一招失手,全场再无人能压制杜妆怜,因此调动诸人,排布出这个精密的杀局来。 应风色无法使用赤龙漦一事她已获悉,包括鹿希色和莫婷的不及到位都在计划之中,意在使杜妆怜平履如夷,越发自满,最终由怜姑娘下场,使铓血旧刃卡于伤口,如此严人畏偷袭时,手无寸铁的杜妆怜必败无疑。 她从两人的对撼中,判断严人畏和杜妆怜是同一种人,拥有野兽般的反应,招式对他俩来说实无意义,战斗就是杀人,杀人就是一击,武者仅仅是以技能论,与品德、信念等毫无干系。只要替严人畏制造一击的胜机,杜妆怜就不会是威胁。是应风色带入战团的那柄剑,那柄插落地面、不住嗡嗡颤摇的长剑,改写了怜姑娘精密计算的结果。感应到背后杀气的霎那间,杜妆怜果断放弃铓血,拔剑、转身、上掠一气呵成,速度竟快过了斩落的雷鼓轻骑刀,严人畏自蹈死地,落得无从瞑目的凄惨收场。 应风色勉力撑起半身,温血淌出口鼻,点滴落地,不敢与女阴人的目光交会。 这下……还能怎么办?几乎所有人都已倒下,尚有行动能力的不算储之沁、洛雪晴和阿妍,就只剩下尚未现身的龙方飓色,就算杜妆怜负伤,也绝不是龙大方能应付的对手,还有谁能挡住她? “但你既不追求胜负,输赢并没有太大的意义。”怜清浅忽抬起头来,从容笑道:“在我看来,你最在意的应该是《天覆神功》,这也是今晚你来此的原因。若非如此,谁也没法将你引出安全的藏身之地,不惜现身人前,而有如今杀人灭口的麻烦事。” 杜妆怜柳眉微扬。“难道你落鹜庄有《天覆神功》秘笈,能换你一条性命?” “不止,还有更好的。”怜清浅拔出铓血剑,也不见她点穴止血、包扎伤口什么的,衣衫破口处若隐若现的雪肌竟无鲜血涌出,席地斜坐恬静一笑: “除了为你解决天覆功的毛病,再救你一命可好?”...

    2022-06-19 妖刀贰 77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微信号:

工作日:9:00-23:00,节假日休息

扫码关注